【论教】全球视野、多方视角以及独立思考:关于公共管理专业教学的几点思考

来源: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发布时间:2016-09-11浏览次数:222

王茵,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师,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公共管理博士专业。

作为一名公共管理领域的大学教师,我对教学的理解可以分为三个层次。首先是全面系统的、适时更新的知识传授。以我为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本科生所开授的《政府与企业》一课为例,这门课关注政府对市场的管制,因此与国内外时事政治和政府管理紧密相关。每一次上课前我都会系统地更新课程内容,补充新的议题,讨论最新的世界政治经济的关注焦点:比如全球环境保护和能源危机的最新发展和思考,中美两国在有关劳动保护这一主题上的分歧和探讨,世界各国政府对公私协作、政府服务外包的积极尝试等等。我力求让学生们能够了解到在政府管制领域中全球范围内的最新发展,让他们不仅了解中国,也了解世界,有全局观念。

第二个层面是对学生进行思考方式上的引导。我努力引导学生从不同角度看待社会管理和政府政策问题。社会科学,尤其是政府管理,是一门牵涉到不同领域、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学问。本学院的学生作为今后公共管理领域的专门人才,需要掌握全面的知识(包括社会、政治、经济、管理等方面),并且了解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们是如何思考和处理同类问题的;然后从不同人群的不同视角来思考同一个问题,理解政府政策和管理行为所需要权衡的多方利益;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制定出周全的、兼顾各方利益的、兼具公平和效率的政府政策与管理行为。比如在《政府与企业》这门课中,我着力培养学生对政府和市场之间的管制与合作关系进行多方位的思考:同一个问题,学会从政府和企业的不同角度来考虑;同一事件,学会从东方和西方的不同文化背景和社会习俗来理解。这对帮助学生们成长为新一代与市场接轨、与世界接轨的精英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第三,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和自学的能力。许多社会科学问题并无绝对的对错之分,政府政策与管理方法也并无最优选择之说。教师需要培养大学生批判思维和独立判断的能力,作出当时、当地、当下最合适的分析和判断。当然,这种批判和判断的思维能力是建立在具有全面的、历史的和比较性的知识结构和分析能力之上的,也就是以上面二点为基础的。同时,我认为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尤为重要。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大学期间学习的知识毕竟十分有限,教学更重要的任务是培养学生自学的能力,让他们发掘出对自己而言最有效的学习方式,以达到在今后的学习工作中不断自我充实、学习新知识、持续自我发展的目的。在教学实践中,我采用新颖的、多样化的教学手段(比如案例教学,模拟法庭,多媒体教学,团队合作等),不断丰富课程内容,给学生提供多样化的学习经历,让他们体验不同的学习主题和学习方式,帮助他们找到个人在工作和研究方面的兴趣,发掘自己的长处,也敦促他们对今后的发展和就业进行深入的、具体的思考。

    学生问:大学里修的很多课程都不是直接与专业相关的,而且很多学生毕业后都不一定能从事与专业对口的工作,那为什么还要认真上这些课程?

    王茵:首先,答案是肯定的,学生应该认认真真地上课;而这不仅仅是课程是否和专业相关、专业和就业是否对口的问题。本科四年,硕士三年,哪怕加上四到五年的博士学习,学生真正能够在学校、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的东西还是有限的。我认为,你们在大学阶段上这些课程的过程中真正应该学的是一种思维方式,真正需要掌握的是一种通过自己阅读、自我思考、与他人探讨交流、收集各方信息之后能够转化为自己的想法和创造力的能力,说的更直白一些,就是一种自学能力!我认为这才是教育的根本。我们去看那些在各行各业做得出色的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直不断地动脑思考、更新自己的想法、提升自己的知识和认识;原本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只是敲门砖,是帮助你接受、吸收、转化新知识的工具,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不懈地学习,观察你所处的行业,留意行业环境的变化,关注新的信息,再将这些都转化成自己的想法。我记得经典公共管理学的奠基人之一Gerald Caiden教授说过一句话:人类最强有力的武器就是持续不断的思考。这种思考和自学的能力是学生在大学课堂中最需要着重去培养的,而每一门课都是一次练兵,都需要你竭尽全力。

    学生问:很多读博士的学生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我的研究貌似与现在的国家经济发展、国计民生进步没有直接关系,那我花这么多时间、这么多力气读这个博士,对社会有什么贡献,意义在哪里?

    王茵:可能每一个走过博士学习过程的人都会有这个疑问:我绞尽脑汁读了博士,除了自己谋求一份职位之外,它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尤其是一些看起来与国家发展、社会热点相隔甚远的专业,学生有这样疑问的更多。我想我们的学生需要脱离实用主义,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

首先,不论哪个学科,博士层面的研究都是以哲学的思维来思考该领域,这些思考是人类千百年来通过对自然、对社会的探索而积累下来的知识,这些知识本身就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它们需要被传承。这些知识的存在和传承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并不能以“是否能对现在的主流价值(比如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为依据来判断其存在的意义。第二,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这些知识的传承和发展是无法完全通过纸质资料或电子数据的方式进行的,因为这涉及到思考和思辨。知识传承和发展的唯一方式是通过人的大脑(当然,最好是聪明人的大脑);所以博士们的大脑其实是传承人类知识和文明的容器,在这一代传一代的承接中,我们思考、探索,将我们对自然和人类社会的理解一步一步地推进。所以,读博士做学问的一个最根本的意义就是传承前人的积累,延续人类的文明,且持续不断地对自然和社会进行探索。第三,“主流价值”本身也是一个动态变化的概念,不能够成为判断一门学科或者一类知识存在意义的标准。一个国家或地区可能在一段时期内特别崇尚某一种价值(比如经济发展),但是放在历史的长河中,社会崇尚的核心价值是会随着时代变迁而改变的,而且不同的文化和民族所崇尚的价值也会有不同;因此,不能因为某一学科对某一地区某一时期的社会核心价值没有直接贡献而怀疑其存在的意义。文明才是永恒传承的!

    学生问:我们看到社会治理中遇到的许多问题(比如环境污染问题),政府有很强的管理意愿,而且从技术能力到政策工具也都齐备,却为何有时无法按照最优政策来执行? 

    王茵:这是学习公共管理的学生时常会有的问题。出现问题了,比如环境污染,比如劳工保护;也有解决方案,从技术能力到政策工具都齐备,而且政府管理的意愿也非常强烈;那为什么有时没有按照最优政策来执行?

作为公共管理专业的学生,我希望我们的学生不仅能够看到问题,更要学会站在政府的角度去切实地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案。政府在社会治理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是多方面的,很多问题的答案是纵横交错的经纬线,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有可能成为另一个问题的导火索,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切记不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单线思维。比如,地方需要治理环境污染,不论是提高生产技术以降低废水废气排放或者是干脆停产来达到零排放,都会对当地工业发展造成巨大影响;这是一条生态链,工业发展缓慢,会影响就业,就需要考虑劳动力再就业问题;此外还会波及其他下游的附属工业和服务业;同时工业发展放缓会影响当地财政税收,进一步影响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的各个环节。当然,不是说环境污染不能治,而是如下棋一般,走一步要想到后面的十步,步步为营,方可保证治理有效且全局稳定。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与企业》这门课中会安排模拟法庭的练习,从真实案例出发,要求学生扮演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并设身处地地去思考,在面对一个具体的政府管制问题时你所扮演的角色会面临什么样的抉择和困境,需要做出哪些方面的安排才能达到有的放矢的高效治理且保证全局均衡发展的目的。公共管理专业的学生一定要有这样的全局意识。

(供稿:王茵 供图:王茵   编审:李卫  收稿日期:201683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