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教】 葛冬冬:世界正处在一个加速进化的年代,教育需要意识到这一点

来源:宣传部发布时间:2016-09-13浏览次数:92

葛冬冬,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教授、副院长,上海财经大学管理科学与量化信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运筹学会数学规划分会青年理事会副主任;上海财经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2009年在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系获博士学位,导师叶荫宇教授。曾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如今我们处于大数据时代。信息管理领域,正处于一个新老课程交替的剧烈变革期,对教师的要求也越来越高。20年前,老师所教授的内容都是相对经典的内容,不会有太多的变化,知识的更新也不频繁。但如今我在课堂教授的内容,跟我七年前博士期间所学到的内容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由于大数据的冲击,导致很多新的研究内容、研究方法和研究结果的出现,而这些结果对于现实又有着明确的指导作用,为师者必须让学生有所了解。事实上我经常去访问斯坦福,注意到他们的课表跟我当年读书的时候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正呈现一个加速度的趋势发生,作为一个科研者,我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在我们领域,这个进化带来的改变,已经几乎可以以月来作为单位感受。因此除了一些经典的知识传授,教师必须注意教学材料的更新以及新知识的引入。在我们领域,如果一个老师的教学案例不能做到每年更新的话,我觉得是不合格的。

    互联网时代,作为一名青年教师,在不确定教授怎样的内容会有益于学生成长时,名校网课的教学内容可以作为重要参考。我们与世界名校的水平事实上是有差距的,着眼现实,虚心进步。我给本科生和博士生上运筹学课程,上课的多数内容,主体类似我在斯坦福读书时的难度,辅以我目前在海外的弟子们提供的密歇根大学,沃顿商学院等名校的课程材料。就课程的难度而言这门课在上财是属于整体偏难的课程,整个课程强度也是比较大的。上课时我会告诉我的学生,这就是斯坦福课程的内容,而在这一前提下,学生会意识到对他们的要求比较高,而他们自己在学习时也会比较有动力。目标高远,才有可能取得长足的进步。

    运筹学本身作为交叉学科,对于理论联系实际有着很高的要求。但课程本身是需要扎实的理论基础的。相关数学的理论是艰深的。通过大量的思考和习题,反复的训练才能够形成知识的固化,到达本能的地步。即使达到学习的博士阶段,在本科阶段所学到的某些知识依然会是做研究的最根本基础。因此本科阶段一定要把基础打好。我喜欢不停地给学生增加习题量以及内容难度。尤其是保证他们在能够承受的前提下,及时了解学生学习进度,保证他们能够真正透彻理解所教授的内容。

    打好理论基础之后,与实际的结合并不轻松。对老师和学生来说,都是探索的过程。很多情况,学生并不知道如何将理论运用于实际,而另一方面,如果老师为学生提供的“实际”并不真实,对于学生的积极性也会有影响。而在运筹学而言,我们的科研是脱胎于实际地,在研究上的一些发现理应及时与学生进行共享。而另一方面,教师需要积极参与现实世界,我们曾经和正在进行的一些合作,如京东、唯品会、谷歌、波音等等,对照课程内容都可以提炼出一些给到学生,这样也就保证了这些题目不仅是新的而且是有趣的。与此同时,这些项目的一些共享数据也可以提供给学生来做一些项目,让学生能够明白运筹学理论对于中国的实际管理问题,乃至全世界的共同问题,都是有指导意义的,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学生: 在本科阶段,如果想从事学术研究,出国读博士的话有什么建议?

葛冬冬:财大的学生,特别本科生,对于科研和从事学术道路的意愿不强,是比较常见的。跟整个学校比较强调学以致用的氛围是比较相关的。

我的看法是:大一大二少参加社团,多专注于专业课的学习,培养自己的基本技能。大三大四,多和专业的科研领域接触,和领域内优秀教授交流,多关心领域发展,培养自己独立思考能力。

我所在的管科中心,过去今年,已经帮助来自信管学院,金融学院,数学学院,统计学院等多个学院的本科生实现了向这个目标努力的梦想,成为财大学生学术梦的一个出口,希望以后有更多的学生可以借着这个平台实现自己的学术理想。

    学生:大学阶段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
    葛冬冬:功利的讲,我觉得是独立解决新问题的能力。无论是工作还是继续科研,都会遇到与教科书不同的挑战。如何快速运用已有知识,将新问题定义,分析,建模,解决。每一步都跟你在大学里受到的训练,或者说自我培养起的能力,是息息相关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要用四年的时光,想清楚,你自己想成为怎样的人,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供稿:葛冬冬  供图:万跃申  编审:张勃欣  收稿日期:2016年9月13日)